肺癌前沿研究|三项重磅进展! PD-L1抑制剂“I”药创造肺癌治疗新高度, 闪耀ESMO世界舞台

来源:医生在线 时间:2019/10/10 16:22 阅读:738
分享

Durvalumab(药品英文名:IMFINZI)是一款PD-L1抗体药物,简称“I”药,能直接结合肿瘤细胞上的PD-L1蛋白并抑制其活性,肿瘤细胞就无法利用PD-L1/PD-1途径来逃避免疫系统的追杀。这次“I”药在9月的欧洲肿瘤医学(ESMO)年会上公布了三项积极的研究结果,有信心让肺癌患者活得更长、活得更好。

“夹缝生存”的III期肺癌患者接受“I”药治疗,出现肺炎后还可以继续用药。III期肺癌治疗局面一直比较尴尬:既不如早期(I/II期)肺癌大部分能通过进行根治性切除,预后较好,大多数患者可以实现治愈;又不像晚期(IV期)肺癌虽然肿瘤较大和有多处转移,但是治疗方法还比较多,可以选择化疗、靶向或者免疫进行综合治疗,以尽可能可能延长生存时间。III期患者大部分无法接受手术,目前的标准治疗只有放化疗。因此如何延长III期肺癌患者病情复发时间,让更多的患者临床治愈,也成了人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I”药通过大型III期PACIFIC试验证明了在III期肺癌治疗的实力,成为III期肺癌仅有治疗用药。使用“I”药的患者的三年生存率高达57%,而安慰剂组只有43.5%,降低了31%的死亡风险。由于3年是肿瘤复发的关键拐点,且免疫治疗的长拖尾效应,预估50%的患者会实现5年生存,真正实现了让大多数人实现临床治愈的目标。

  PACIFIC试验设计:全球入组了713名不可手术的、接受了根治性同步放化疗后疾病稳定的III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按照2:1的比例分组——实验组接受的是“I”药10mg/kg,2周一次,最长1年的治疗;对照组接受的是安慰剂治疗。

  当治疗出现不良反应后,患者是否还应该继续接受治疗。肺炎是最常见的不良反应,“I”药和安慰剂组比例分别为33.9%和24.8%。本次ESMO会议公布了当将患者出现治疗相关的肺炎作为指标对生存数据进行再次分析的结果,答案是:即使患者出现肺炎,特别是严重程度低的肺炎,生存状态不受影响,继续治疗疗效不变,充分体现了“I”药的耐受性。


  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在出现肺炎的患者中没有增高
  目前放化疗+IMFINZI的PACIFIC方案,已经被各大肿瘤学会组织收录,作为1A类证据,推荐为III期肺癌患者的新的标准治疗方案,这包括美国NCCN、欧洲ESMO和中国CSCO指南,“I”药即将在今年年底获批进入中国市场,帮助中国患者。

  近30年来广泛期小细胞肺癌生存的新一线治疗方案
  广泛期小细胞肺癌的治疗在肺癌治疗中上也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与大多数类型的非小细胞肺癌相比恶化程度高,转移速度快,EP方案(依托泊苷+铂类化疗)是近30年来广泛期小细胞肺癌的仅有一线标准治疗方案,但还是解决不了广泛期小细胞肺癌容易复发的本质,大部分接受EP治疗的患者6个月内复发,中位生存期仅为10个月左右。

PD-L1抑制剂“I”药创造肺癌治疗新高度
  CASPIAN试验方案设计
  从CASPIAN试验结果,“I”药+EP方案,能将中位生存期没有先例的提高到了13个月,18个月生存率达1/3,这是另一个PD-L1抗体阿特珠单抗联合EP方案治疗获得12.3个月的中位生存期后的再一次提高。


  I药+EP方案能显著改善生存期
  这次ESMO大会公布了根据这一试验的两项分析结果,PD-L1表达量作为生物标记物的可能性,和两治疗组之间患者从治疗到疾病恶化时间内生活质量情况。结果显示,无论患者的PD-L1表达量高或低,都能从“I”+EP方案中获益,而且能维持无疾病症状恶化的时间也明显比EP方案更长。
PD-L1抑制剂“I”药创造肺癌治疗新高度

  I药+EP方案在延长患者生存的同时还能更好的保持生活质量
  PD-L1抗体药物无疾病进展停药后再次用药,1年无病生存率能达1/3
对于PD-1/L1抗体药物很优等治疗时间和方式目前仍未有定论,但可以预见到的是,治疗时间越长,患者可能经历的不良反应更多,对家庭的经济负担也会越大,活得久是硬道理,但活得更好也是癌症治疗追求的重要目标。

  “I”药在这次ESMO会议上公布了较早的一个PD-1/L1抗体药物再次治疗的有效性的临床试验。预设了“I”药连续治疗1年的时间,有160名横跨包括肺癌在内的14种不同癌症的患者,在治疗后没有发生疾病进展而停药。
  其中70名的患者在停药后中位时间8.8个月后因疾病进展再次接受“I”药治疗,中位疾病应答时间仍能达到为16.5个月,1/3的患者达到1年无进展生存。也就是说,“I”药治疗时间减少了,但患者总生存仍能达到约3年时间。


  70名患者再次接受“I”药治疗后1年无病生存率在各个癌种中类似,这些复发后再次用药还获得肿瘤应答的患者有一个主要特点,连续治疗一年后停药时有5.7% 和 50%的患者分别获得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在早期治疗获得满意疾病控制率的患者,停药后疾病进展,再次使用PD-L1抗体药物治疗还是会有生存获益,并且能减少潜在的不良反应。

  “I”药是较早的一个在国内申请上市的PD-L1单抗,或许也会是较早的一个在国内获批上市的PD-L1单抗,值得我们期待。

  抗击癌症必然是一个长久的攻坚战,即使病魔缠身,也要活得精彩,当最终运用包括PD-L1抗体药物这样的免疫治疗利器抗击癌症成功后,我们希望看到的依旧是一张张乐观积极的笑脸。




医生在线肿瘤频道温馨提醒:文章描述内容可能并不符合您的实际病情,建议您可直接咨询 在线客服 或免费咨询热线:400-082-1008

相关文章

肺部小结节是什么?肺部小结节都是早期肺癌吗? 通常,肺部发现小结节是指通过肺部CT检查时发现的直径10毫米左右的结节。临床上一般将7毫米以下的结节称为微小结节,多数情况下,发现肺小结节是在体检时偶然发现的,基本上没有典型的症状。肺部小结节可分布于肺内各处,多存在单一结节,也可多发。[详细] 肺癌能活多久?这4点决定肺癌的生存期 肺癌能活多久,最重要的是肺癌的分期,发现和治疗得越早,肺癌的生存期越长。早期的肺癌怎么治好?一般而言,早期肺癌主要是手术治疗,但手术只能切除表面,无法有效根除内部部分癌细胞,因此大多需要化疗结合中医药综合治疗,加强疗效,避免复发。但晚期患者身体素质普遍差,往往不适于手术治疗,多采用化疗、中医药治疗,缓解症状,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详细] 容易得肺癌的人是谁?早期肺癌能治愈吗? 肺癌的原因有很多,如长期吸烟、接触化学物质、遗传等会引起肺癌。为了了解具体的病因,需要进行高风险因子的筛选。一般:吸烟包数×吸烟年数≥30,属于高风险组。或者年龄在55岁到75岁之间,一年吸烟30包以上或者年龄超过50岁,每年吸烟20包,有一个危险因素(接触遗传、致癌物质,家族有癌症病史等)。[详细] 肿瘤突变负荷等疗效预测标记物的发现在中国人免疫治疗中疗效预测价值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兴起已大大改变传统肿瘤治疗策略,TMB作为新兴的疗效预测标志物,受到越来越多的临床关注。随着CheckMate 026、CheckMate 227等多个大型临床研究的启动,肺癌TMB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Nature Genetics、JAMA等权 威杂志发表的多篇文章也从多个层面进一步证实了TMB的预测价值。[详细] 荣登《柳叶刀》! 首 个国产ALK抑制剂恩沙替尼临床面世, 堪称靶向领域“歼20” 在过去,存在常见突变的肺癌往往会更加凶险,但是随着靶向药物的出现和不断的升级,这些“不幸”的患者变成了“万幸”,有药可治并且生存大大延长。[详细] 国 家癌症中心:肺癌位居我国恶性肿瘤发病首位 2019年1月,国 家癌症中心发布了最 新一期的全国癌症统计数据。全国肿瘤登记中心负责全国肿瘤登记数据收集、质量控制、汇总、分析及发布工作。由于全国肿瘤登记中心的数据一般滞后3年,本次报告发布数据为全国肿瘤登记中心收集汇总全国肿瘤登记处2015年登记资料。[详细] Chest:中国人群(即地区、年龄和性别)亚组肺癌死亡率(LCMR)的时空变化趋势 近日发表于Chest 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调查了中国人群肺癌死亡率的空间和时间趋势,确定了中国人群(即地区、年龄和性别)亚组肺癌死亡率(LCMR)的时空变化趋势,为中国肺癌的干预和治疗提供了有力的参考。[详细] LANCET:多基因风险评分(PRS)可以用来评估个体患某种疾病风险 多基因风险评分(PRS)可以用来评估个体患某种疾病风险。遗传变异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发展中起重要作用,但是因其遗传因素仍未完全阐明,尤其是在中国人群中,所以限制了现有PRS在预防肺癌中的使用。[详细] 全国胸心血管外科学术会议:APL术和肺叶切除术在ⅠA期周围型非小细胞肺癌中的比较 在中华医学会第十九次全国胸心血管外科学术会议主旨报告环节,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高树庚教授报告介绍解剖性部分肺叶切除(APL)的理念。[详细] 《科学》子刊:挑战最致命肺癌,MIT癌症研究大牛找到小细胞肺癌新靶点 近日,《科学》子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来自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肿瘤生物学家为我们展示了肺癌的一种治疗新途径。[详细]
手机端查看更多优质内容
2 客服
点击咨询客服
电话
400-082-1008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