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刀科研论文|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患者伽玛刀后与良好的局部肿瘤控制相关

来源:医生在线 时间:2019/11/14 15:59 阅读:761
分享
  《JournalofNeurosurgery》杂志2019年6月21日在线发表中国台北的LeeCC,HsuSPC,LinCJ等撰写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患者伽玛刀放射外科治疗后与良好的局部肿瘤控制相关。
  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的存在与体外放射敏感性升高有关。然而,对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放射敏感性的临床研究结果并不确定。本研究旨在对接受脑转移瘤(BMs)放射治疗后定期随访影像学随访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进行回顾性分析。作者还研究了EGFR突变对伽玛刀放射外科治疗(GKRS)疗效的影响。
  本研究中包括264例接受伽玛刀放射外科治疗(GKRS)治疗的患者(1069处脑转移瘤患者),采集患者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状况、人口统计学特征、一般表现状况和肿瘤特征。分别于GKRS治疗后3个月和以3个月为间隔进行影像学检查。采用Kaplan-Meier图和Cox回归,将EGFR突变状态和其他临床特征与肿瘤控制率及总体生存率进行相关性分析。
  作者研究发现,肿瘤控制率为87.8%,12个月总体生存率为65.5%。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组和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野生型组的肿瘤控制率在治疗后12个月时分别为90.5%和79.4%,在治疗后24个月时分别为75.0%和24.5%。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RS)治疗后2年随访,EGFR突变组的颅内效应率约为EGFR野生型组的3倍(p<0.001)。Cox回归多因素分析确定EGFR突变状态、颅外转移、原发肿瘤控制、处方边缘剂量为肿瘤控制的预测因子(分别p=0.004,p<0.001,p=0.004,p=0.026)。伽玛刀放射外科(GKRS)联合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治疗是总体生存率的最重要的预测因子(p<0.001)。

  作者认为,本研究表明,在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瘤(NSCLC-BMs)患者中,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是肿瘤控制的独立预后因素。此外,伽玛刀放射外科(GKRS)联合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治疗对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RS)治疗后延长生存期的作用最为显著。在选定的患者组中,SRS联合EGFR-TKIs治疗为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瘤(NSCLC-BMs)患者提供了有效的肿瘤控制。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患者伽玛刀放射外科治疗后与良好的局部肿瘤控制相关

  非小细胞肺癌(NSCLC)是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是最常见的癌症死亡病因,也是最常见的造成脑转移瘤(BMs)的癌症。尽管对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在全身性治疗和提高患者生存方面均有进步,脑转移瘤(BMs)仍是并发症发生率和死亡率的主要原因。近50%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在他们的病程中会受到脑转移瘤(BMs)的影响。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RS)是指以很大限度地局部控制为目的,同时保护正常脑组织,实施高精度的单剂量照射。近几十年来,在日本和其他洲际***S,RS已经逐渐成为脑转移瘤的一线治疗。三项随机对照试验报道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RS)能有效治疗1-4处脑转移瘤(BMs)患者。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RS)治疗后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瘤(NSCLCBMs)患者的中位总体生存期(OS)为:单处脑转移瘤,13.9个月;多处(2-10处)脑转移瘤,10.8个月。
  研究还表明,新一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如吉非替尼(gefitinib)、厄洛替尼(erlotinib)、阿法替尼(afatinib)、奥西替尼(osimertinib)可以改善有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瘤患者的预后。然而,中枢神经系统的通透性限制了TKIs的到达以及有效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瘤的能力。因此,推量(boost)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RS)对进展的脑转移瘤的治疗是必要的。最近,一项多中心研究比较了,先期(up-front)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治疗、先期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RS)治疗、先期全脑放疗(WBRT)的结果揭示与,1)先期EGFR-TKI的使用与延期(deferral)放射治疗(包括SRS和WBRT)之间,2)发生脑转移瘤的有EGFR突变的NSCLC患者的总体生存率(OS)较差,有相关关系。相反,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治疗后使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治疗会带来最长的总体生存期(OS),并能让患者避免全脑放疗(WBRT)的神经认知后遗症。
  在这项研究中,作者检测了关于伽玛刀放射外科治疗(GKRS)后的有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瘤患者与良好的肿瘤控制和总体生存期(OS)有关的假设。作者还研究了SRS治疗联合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治疗的效果。
医生在线肿瘤频道温馨提醒:文章描述内容可能并不符合您的实际病情,建议您可直接咨询 在线客服 或免费咨询热线:400-082-1008

相关文章

伽马刀科研论文|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患者伽玛刀后与良好的局部肿瘤控制相关 《JournalofNeurosurgery》杂志2019年6月21日在线发表中国台北的LeeCC,HsuSPC,LinCJ等撰写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患者伽玛刀放射外科治疗后与良好的局部肿瘤控制相关。[详细] 伽马刀科研论文|基于伽玛刀治疗(GKS)影像学的海绵窦海绵状血管瘤新分型 最近,上海华山医院伽玛刀中心潘力教授团队撰写论文,提出基于伽玛刀治疗(GKS)影像学的海绵窦海绵状血管瘤新分型,总结目前为止单中心例数最多的海绵窦海绵状血管瘤的伽玛刀治疗结果,文章发表于2015年4月的《Acta Neurochir》在线上。[详细] 伽马刀科研论文|哪些听神经瘤病人在伽马刀治疗后可以保留听力? 为了明确Gardner-Robertson分级I级的听神经瘤患者在伽马刀治疗后听力可能保留的程度,美国匹兹堡大学神经外科研究所的Mousavi SH等对2006年1月至2009年12月接受伽马刀治疗的254例听神经瘤患者进行回顾性分析。结果发表在2015年5月的《Neurosurgery》杂志上。[详细] 伽马刀与传统放疗的不同之处 放射性治疗简称放疗,它包括:射波刀、伽玛刀、调强放疗等。而伽马刀就属于放疗的一种,但它属于一种新型放疗技术,与传统放疗技术不同具有MRI立体定位更准确,三维空间聚焦更理想,放射剂量分布更适合等优点。结合剂量分割的方法,更加适用于恶性肿瘤的治疗。[详细] 伽玛刀治疗垂体腺瘤效果分析 垂体腺瘤是最常见的垂体肿瘤,而尸检及放射学研究发现10%。20%的人群存在垂体微腺瘤。于垂体微腺瘤的治疗,近几年,手术及伽玛刀治疗发展很快。随着显微外科技术的不断发展,经鼻蝶窦完全切除垂体微腺瘤治愈缓解率GH微腺瘤为57%~90%,PRL细胞微腺瘤为33%90%”,但手术后易复发。[详细] 伽马刀提高宫颈癌IVb期存活 宫颈癌是我国妇女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早期宫颈癌多采用手术为主、放疗为辅的治疗手段,而中晚期宫颈癌多采用放疗为主的治疗手段。放疗可用于各期宫颈癌,适应证广泛,约 80% 的宫颈癌病人需要放疗,其疗效也得到国际上的一致认可。现将我科采用伽玛刀配合适形放疗治疗的Ⅳb期宫颈癌病人。[详细] 伽马刀治疗脑瘤治愈率 据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每百万人口神经性疾患的年发病率为 800~900 人,适用伽玛刀治疗的病人为350~400 人,即 40% 以上的神经疾患是伽玛刀治疗的适应证。随着对疾病认识水平的提高及治疗手段的进步,伽玛刀治疗的适应证还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详细] 伽马刀治疗癫痫的方法和效果 伽马刀能治疗癫痫吗?目前,伽玛刀治疗癫痫的适应证掌握仍然不很统一,比较公认的原则为:伴有病灶的顽固性癫[详细] 脑动静脉畸形是否选伽马刀 脑动静脉畸形该怎么治?伽马刀能治疗吗,其实未破裂脑动静脉畸形认为是相对良性的自然过程,因而,脑动静脉畸[详细] 罹患脑瘤传统手术还伽玛刀好 传统手术(包括开颅手术和微创手术)术和伽马刀,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治疗方式。前者是医生通过手工的方式摘除肿瘤;后者是通过伽玛射线打击肿瘤...[详细]
手机端查看更多优质内容
2 客服
点击咨询客服
电话
400-082-1008
置顶